news

熱搜資訊

唐代詩酒文化

“酒”在我國不僅僅作為一種飲品存在,更重要的是超越了其物質含義的精神內涵—酒文化。酒文化包括酒的制法、品法、作用、歷史等文化現象。這種文化現象具有精神和物質的雙重特征,是一種特定的文化形態。早在夏朝開始,飲酒便作為一種固定的習俗出現在我國傳統文化形式當中,因此這一時期也被稱為我國的“酒之源”。此后經過不斷發展,于唐代到達頂峰,同詩歌文學相融合形成了我國的詩酒文化。

眾所周知,唐朝是詩歌文學發展的鼎盛時期,在諸多詩歌作品中不乏與酒文化相關的作品。不少文人雅士把酒作為自己創作的素材,亦或是激發自己創作靈感的源泉,來營造一種浪漫的創作氛圍。如詩仙李白便善于飲酒作詩,其酒后的作品如奔涌的長河滔滔不絕,杜甫曾稱其“李白斗酒詩百篇,長安市上酒家眠”。在他的詩作中亦可見諸多酒文化的內涵,如他《贈段七娘》中寫道“千杯綠酒何辭醉?一面紅妝惱殺人。”,其中的“綠酒”便是古時對酒的一個別稱。此外,對各種雅致酒具的描寫在李白的詩中也出現了五十四次之多。除了酒對詩的影響,詩人也用自己文采斐然的絕麗詩句為酒文化披上了華麗的外衣,使詩與酒相得益彰,形成了我國獨具特色的經典——詩酒文化。

唐詩的數量之多以及質量之精在我國古代文學中是輝煌燦爛的,其中包含酒的詩句更是多不勝數:

李白《把酒問月》:青天有月來幾時?我今停杯一問之。

岑參《白雪歌送武判官歸京》:中軍置酒飲歸客,胡琴琵琶與羌笛。

白居易《問劉十九》:晚來天欲雪,能飲一杯無?

王昌齡《芙蓉樓送辛漸二首》:高樓送客不能醉,寂寂寒江明月心。

鄭谷《中年》:情多最恨花無語,愁破方知酒有權。

《九日》:酒闌卻憶十年事,腸斷驪山清路塵

值得人們重視的是,現如今,人們對酒大多不會陌生,但酒在更大意義上作為一種餐桌上的飲品而頻繁出現,如在重大的宴請場合、作為社交的工具等等。在這一類的活動中,酒對于人們來說僅僅是一種飲品,亦或是一種媒介。形成這種現象的原因大多在于當今社會生活節奏加快,物質文明高度發達,人們在本質上表現為對物質的極端渴望與追求,甚至于在某種程度上精神文化也成為了人們追求利益的工具。

再者,隨著生活節奏的加快,“快餐文化”日益盛行,與之俱來的是文化層面上的浮躁越來越大地影響著文化本身的繼承與發展。受此影響,我國古典文學,包括古典文學中的酒文化部分受到人們的關注遠遠不夠。當然,現今部分人群的意識已經開始覺醒,有不少人開始呼吁關注我國幾千年時間積淀下來的傳統文化,我們應當相信,詩酒文化作為其中重要的部分,一定會得到越來越多的關注。

一本色道久久88综合亚洲精品-无码国内精品久久人妻-国内精品久久人妻无码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