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熱搜資訊

魯迅擬寫小說《楊貴妃》

魯迅先生在當代中國文學史上是一位著名的文學家、思想家,畢生創作出許許多多的優秀文學作品,反響強烈,發人深省,小說和雜文充滿了與舊社會黑暗勢力斗爭的火藥味,具有強烈的思想性、藝術性和戰斗力。就是這個世紀大文豪,在20世紀二十年代之時,準備擬寫一本關于唐朝美女楊玉環的小說。為了能夠將這部小說寫好,魯迅先生決定親赴古都長安,體會唐風唐韻,看看唐朝的城墻,看看唐朝的洗澡池子,踩踩十三朝古都西安的土地。

魯迅此行,是應西北大學校長傅銅的邀請來作學術講演的。魯迅于1924年7月14日抵達西安,8月4日離開,總共在西安呆了21天。

從北京到西安,魯迅偶染疾病,腹瀉了幾天,精神萎靡,魯迅在西安時,共在易俗社看了五場戲,適逢易俗社成立20周年,魯迅題寫了“古調獨彈”四字,制成匾額送易俗社,表示祝賀。臨行前又將講學酬金現洋50元捐送易俗社。魯迅說,這叫“取之于陜,用之于陜”。

1924年7月14日,魯迅來到了驪山華清池。對華清池進行了實地考查,為自己創作長篇歷史小說做好準備工作。當時的長安十分殘破,現存的遺跡遠不是古籍上說的那么一回事。殘破還不要緊,政治人文空氣頹唐得讓人透不過氣來。魯迅說:“我不但什么印象也沒有得到,反而把我原有的一點印象也打破了!”原本以為西安之行有激發執筆的“興味”,結果反而索然。在歸途中,魯迅已決定無意寫《楊貴妃》了。在致日本友人山本初枝的信中說:“五六年前我為了寫關于唐朝的小說,去過長安。到那里一看,想不到連天空都不像唐朝的天空,費盡心機用幻想描繪出的計劃完全被打破了,至今一個字也未能寫出。原來還是憑書本來摹想的好。”

魯迅開始構思《楊貴妃》起始于1922年。寫這部小說,魯迅先生想總結唐玄宗統治期間,由繁榮強盛走向衰落的歷史教訓,歷史人物李隆基與楊貴妃是一個典型的題材。魯迅先生還覺得唐代的文化觀念很可以做為我們的參考。那時我們的祖先,對自己的文化抱有極堅強的把握,決不輕易動搖他們的自信心,同時對于別系的文化抱有極恢廓的胸襟,與極精密的抉擇,決不輕易地崇拜和輕易地唾棄,這正是我們目前急切需要的態度。拿這樣深切的認識與獨到的見解做背景,襯托出一種可歌可泣的故事。還有一個目的就在于諷刺唐玄宗李隆基和歷代皇帝,為幾千年來被壓在最底層的廣大婦女鳴不平。

魯迅研究了白居易的《長恨歌》、陳鴻的《長恨歌傳》、洪升的《長生殿》等,為創作進行了充分的準備。他曾先后向老朋友許壽裳、郁達夫、孫伏園、馮雪峰等談起過《楊貴妃》的腹稿。小說的構想是從玄宗被刺一剎那間,開始倒述,把他的一生一幕一幕似的映出來。魯迅說,以玄宗之明,哪里看不到安祿山和她的關系,所以7月7日長生殿上,玄宗只以來生為約,實在是心里已有點厭了,仿佛是在說“我和你今生的愛是已經完了!”到了馬嵬坡上,軍士們雖說要殺她,玄宗若對她還有愛情,哪里會不能保全她的生命呢?所以這時候,也許是他授意軍士的。后來到了玄宗老年之日,重想起當時行樂的情形,心里才后悔起來。所以梧桐秋雨,就生出一場大大的精神疾病來。一位道士就用了催眠術來替他醫病,朦朧中終于使他和貴妃相見。玉環還把手上的玉環給玄宗戴上,還把頭上的金步搖送給唐玄宗,但天卻要亮了,小說在“春霄苦短”中收場。

另據好友孫伏園回憶,魯迅還曾想把《楊貴妃》寫成劇本:“原計劃是三幕,每幕都用一個詞牌子,我還記得它的第三幕是‘雨淋鈴’。”另據有人回憶,還有一幕,是根據李白的清平調,寫玄宗與貴妃月夜賞牡丹。由此看來,這個腹稿已基本成形,就等著有機會付諸筆墨了。

魯迅西安之行的主要動機是為創作小說《楊貴妃》作準備。把自己置身于李、楊“風流”了10年的地方,感受大唐長安的殘留氣息,以充實他“破費了數年之工”的這部小說腹稿。可是適得其反,因為有了西安之行,中國文學史上少了一部魯著小說《楊貴妃》,這實在是件遺憾事,一些魯學愛好者一提起這次西行,總是很惋惜。一定有不少人心中嘀咕,先生真不該有這趟西安之行。

一本色道久久88综合亚洲精品-无码国内精品久久人妻-国内精品久久人妻无码网站